巴马丹拿集团
历史


开埠初期努力不懈

追本溯源,回顾巴马丹拿集团的历史,便应回到1868年,巴马丹拿创办人William Salway从英国到澳洲的旅程,并旅居香港的事迹说起。自1842年英国政府开始实施殖民地统治后,香港一直没有周详的城市规划。1867年所发生的大火,加上当时商贾为突显其尊贵地位,对瑰丽堂皇建筑设计的追求不断增加,Salway终于在1868年10月1日成立香港办事处以应付庞大的市场需求。

3年后,Salway决定邀请测量师Wilberforce Wilson合伙,开始扩展其建筑业务。而首批由事务所设计的建筑物陆续建成,当中包括于1872年落成的德国会所、圣彼得教堂,以及1878年落成的渣打银行。

同年,测量师Godfrey Bird正式加盟,分担了两位合伙人的工作。 Salway终可重新踏上他搁下十年的澳洲之旅。1880年,事务所完成香港首座多层购物商场Beaconsfield Arcade的设计。

而被当时香港会所会员匿称为「维多利亚时代的结婚蛋糕」的香港会所也于1887年竣工。

1883,Clement Palmer正式加盟成为合伙人。当时年仅23岁的Palmer才华横溢,为事务所创作不少优秀建筑,他的名字亦被沿用至今。至于在1884年加入建筑事务所的Arthur Turner则是一位神秘的结构工程师,他的事迹鲜为人知,及后与Palmer一同成为事务所合伙人。事务所也于1890年起正式命名为巴马丹拿(Palmer & Turner)。

19世纪末,巴马丹拿设计香港总督府的附属部分,而为渣打银行扩充业务而设计路新大楼也于1894落成。

二十世纪初辉煌成就

1907年Palmer的退休,标志着事务所在新古典主义时代的结束。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往后十年香港的建筑数量日渐减少;及至战争结束和经济复苏之时,巴马丹拿的业务重心逐渐由香港迁往上海。当时事务所跟随客户北上发展,并于1920年代中期于上海成立办事处。事务所当时所引入的基础设计概念,打破了大厦不能建高于三层的限制。在当时上海经济复苏及取消基础限制的情况下,建筑业得以蓬勃发展。不少著名的建筑,包括于1923年落成的香港上海汇丰银行、1932年落成的和平饭店北楼,及中国银行也相继完工。上海事务所的成功发展,为上海这个大都会注入无限动力,创造出今天外滩的宏伟建筑群。

与此同时,香港首座设有空气调节设备及当时东南亚最新的第三代香港上海汇丰银行大厦,亦于1935年落成。

事务所于1930年代后期开扩展业至印度及马来西亚,位于马来西亚的新山皇宫The Palace at Johnr Bahru亦于1939年建成。

及后中日战争爆发,事务所对上海发展信心渐减,于1939年关开上海办事处,直到50多年后才重开。1941年,日本空袭珍珠港及马来亚阵营,掀起太平洋战争。日本占领东南亚期间,事务所各地的办事处均随战事的扩大而暂时关闭。

二十世纪末孜孜不倦

二次世界大战于1945年正式结束,各地的合伙人纷纷返回岗位。当时亚洲的建筑仍保留着30年代建筑物外形稳重而简洁的特色。以1984年落成的怡和大厦为例,与早年巴马丹拿设计的作品风格相比,只在于高度的增加。而第二代香港渣打银行及中国银行,则承接了50年代上海建筑设计风格。与此同时落成的,还有新加坡的良木园大酒店,其别出心裁的设计,充分反映了东南亚地区的独特地方色彩。

此外,巴马丹拿设计的一系列政府裁判处及现存于香港最具吸引力的寓所之一:位于浅水湾的Air-House亦于同期建成。

踏入60年代,新一代合伙人Ian Campbel、Jim Kinoshita 及 Malcolm Purvis相继加盟,为事务所引入现代化的设计。其中希尔顿酒店及曾获香港建筑师学会颁发重要奖项的彩虹村和美国友邦保险大厦,均为事务所建立了20世纪发展的巩固基础。

同一时期,Heinz Rust的加入事务所,引入了他在工程设计方面的才华,新颖富想象力的坚尼地道电力分流站正好表现出其简洁明快的结构。时至今日,这些风格仍贯彻始终。

1970年代事务所引进了新一代的合伙人。庞力 (Nick Burns) 除了擅于设计教育机构及公营房屋,亦精于应用新的技术。李华武 (Remo Riva) 善用几何设计,在办公室和酒店设计上创造生动活泼的空间。 Richard Wellby致力发展刚成立的新加坡办事处,将巴马丹拿的名声发扬至整个东南亚地区。随着Ian Campbell在这个年代退休,三位承担继续发展业务的责任。

进入七十年代,香港以至整个亚太区经济急速起飞。巴马丹拿也迅速发展,职员人数由六十年代初的六十多名增至后期的二百多名。公司继续采用现代风格设计,工程项目多为办公楼、住宅及酒店。其中怡和大厦(前称为康乐大厦)为香港首幢摩天大厦,也预示了日后中区建筑群的变化。

经济繁荣提高了市民对生活质素的追求。为此,巴马丹拿为红磡香港理工学院设计全球密度最高的高等教育学府;又打破了旧有政府公共房屋的设计概念,建成祖尧村及穗禾苑,并凭穗禾苑的设计荣获香港建筑师学会银奖。

香港发展一日千里之时,新加坡及其它亚洲地区也相继发展。1973年,新加坡公司正式成立,在80年代建成多个市中心重要项目,为整个狮城带来一番新景象。

80年代初期,合伙人Malcolm Purvis正式退休重投艺术的怀抱。他以事务所一百年历程为纲,撰写了一本富趣味的巴马丹拿发展史《Tall Storeys》,于1985年正式出版。其后,Richard Wellby亦将新加坡办事处事务交予刘克业后退休。

步入飞跃的80年代,公司职员增至四百多人,办事处遍布曼谷、台北、上海、吉隆坡及雅加达,以配合当地的发展。这个年代的建筑风格,从严紧的现代主义逐渐释放出来,将更多趣味细节融入建筑之中,充分表现了社会的新节奏及各地的文化色彩。

为配合业务发展,巴马丹拿于1982年由合伙人经营改组为公司集团制,并正式命名为巴马丹拿集团。为统一风格及发展路向,所有分公司均由持有股份的董事管理。

迈进八十年代,集团发展进入新纪元,走进国际建筑界的最前线。其中凭设计先进的交易广场荣获香港建筑师学会银奖,便是最佳的引证例子。同期落成的建筑,还包括律敦治大厦、云咸商业中心及置地广场。

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项目也相继建成,当中包括一九八四年落成的世贸中心、一九八五年落成的Wisma Indocement,以及曾是印度尼西亚最高建筑物的印度尼西亚国家银行也在一九八八年落成。至于新加坡河畔,则有新加坡置地大厦(前称蚬壳大厦)及渣打银行大厦在一九八四年落成。

80年代后期,Heinz Rust及Jim Kinoshita将股权移交予新一代接班人:刘克业、Doug Collins、谢松生及Brian Courtenay;而谢松生更专责结构工程部门。随着公司进一步扩展,新一代才华横溢的设计师和管理人员不断增加,计有韦鹏升(Sern Vithespongse)、吕志坚、关秉渲及林云峰,及后还有蔡明佑、曾国梁和叶煜庆,先后参与公司的发展和贡献他们的才能。

有赖于香港的金融业蓬勃发展,集团能积极参与有关建筑设计事务,其中第三代的渣打银行便于1990年落成。1993年,富有新古典主义色彩的娱乐行也正式完工。同一时期,集团以简洁的设计,为香港完成了多个标志性建筑,当中包括十字形设计的力宝美卫大厦;采用等边三角形设计的中信大厦;呈六边形设计的中汇大厦;以及同样采用圆形平面设计的庄士城市大厦和云咸街八号。1999年,集团完成了位于机场铁路的沿线、西九龙地段的奥运站发展项目。

90年代起,集团的业务重心再次集中于中国,特别是上海这繁盛的大城市。为应付需要,集团重新于上海开设办事处,聘用超过30名员工,处理香港及新加坡客户超过20项工程。当中在1999年落成的北京东方广场,迅即成为中国当代的地标式其它落成的主要项目还有座落于澳门的中国银行大厦和大丰银行,在1997年建成;而座落于上海的港陆广场及中信泰富广场,则先后在1998年完工。

集团积极拓展东南亚市场,于2000年完成泰国曼谷的长春广场项目。

台北远企中心也于1994年正式落成,为远东集团提供了一个大型综合企业中心,其它设施还包括五星级的香格里拉大饭店、画廊、高级商场等。新加坡办事处亦于1995年建成三个重要项目:美国友邦保险大厦、Phoenix Tower和Reuters Computer Centre Building。

除了商业大楼,集团还设计了多间世界一流的酒店,有在1974年开幕的峇里凯悦酒店及曼谷文华东方酒店新翼扩展工程,以及座落于曼谷湄南河畔的皇家胡姬酒店和雅加达文华东方酒店。

至70年代末,集团的酒店工程转移到中国大陆,作品包括1982年完工的南京金陵饭店、1989年竣工的桂林香江饭店及昆明翠湖宾馆。而融合中国传统建筑风格的苏州喜来登大酒店则于1998年落成。香港方面,位于湾仔的六国酒店于1989年正式竣工;1990年亮马广场于北京落成及座落于澳门路环的威斯汀度假酒店亦相继完工。

随着70年代末香港首幢设有复式住宅单位梅苑落成,集团一直积极参与住宅发展项目。多项于80年代至90年代落成的豪华公寓塔楼,例如裕景园及浪琴苑,均为早期香港豪宅建筑的典范。

巴马丹拿集团过去参与香港高密度的公共房屋发展项目不计其数,例如彩虹村、柴湾的兴民村、荃湾祈德尊新村,以及其它公共屋村项目。

同样,集团也参与新加坡公共房屋的发展,并于1994年以淡滨尼新市镇住宅,荣获首个公共房屋设计奖的殊荣。

教育机构设计项目是集团另一个重要的业务范畴。早于1973年,集团已开始为香港理工大学(前身为香港理工学院)筹划总体规划设计。其后30年间,校园内其它大楼也陆续建成。

在90年代,集团为另外三所高等院校设计校舍,包括于1993年落成,富有现代感的香港科技学院;于1997成竣工,糅合传统中国建筑风格的岭南学院,以及座落于大埔的香港教育学院。

新加坡办事处也于80年代末完成了淡宾尼学院及新加坡管理协会的新校舍。随着九十年代国际学校扩展其规模,汉基国际学校、新加坡国际学校及加拿大国际学校也相继启用。

十年风雨昂首向前

1997年是香港主权回归中国的重要日子,但其后五年亚太区的经济却遇上四次严重的冲击。1997年金融风暴直卷亚洲,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南韩的经济受到严重的冲击,即使是发展完善的香港和新加坡亦无法幸免。

正当地区经济出现曙光,作为全球经济中心的纽约却于2001年受到史无前例的恐怖袭击,世界贸易中心在事件中被彻底摧毁。及后阿富汗及伊拉克战争旋即爆发。然而,恐怖袭击未有因此止息,与「九.一一」自杀式炸弹袭击类似的事件再次在印度尼西亚峇里岛及雅加达发生。

迎接千禧年来临后,非典型肺炎在亚太地区肆虐,中国、香港、新加坡以及台湾的经济受到严重冲击。疫症过后,2004年底一场严重海啸也摧毁了印度尼西亚、泰国和斯里兰卡的沿海小区。

随着经济持续不景气,东南亚地区的建造业发展步入低潮。集团的员工人数由800多人,大幅减至450人。对我们而言,90年代末的经营毫不容易,幸而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为我们的营运带来新的机遇。与此同时,我们也进一步于印度及中东地区开拓商机。

随着天灾人祸的过去,南亚及东南亚地区经济逐步复苏,集团的业务也逐渐重回轨道。以新加坡办事处为例,参与越南和斯里兰卡的发展项目不计其数。尽管伊拉克战争和中东局势紧张,杜拜的建造热潮丝毫未有减弱。杜拜办事处承接多个重要发展项目,包括宏伟的发展项目City of Arabia,当中建有当地最大的购物中心、34幢办公楼、综合大楼和公寓塔楼。

中国高速经济增长,也为集团带来无限机遇,我们的作品将遍布沿海以及内地城市。同样作为亚洲经济动力的印度,集团在孟买以及其它城市均取得良好的发展空间。

回顾过去,集团在亚洲多个重要城市取得优越的发展:在上海,外滩建筑群见证着集团于30年代的辉煌成就;香港中区商业建筑群,引证了集团自殖民地时代的努力;获奖无数之蚬壳大厦及其它建筑群,一起耸立在新加坡中央商业区之中;还有曼谷市中心出色的作品,以及在中东地区参与优秀的项目和建立优越的商誉。

上世纪集团在风浪中茁壮成长,在建造业发展蓬勃的中国、印度以及中东地区占有领先地位。凭借高瞻远瞩的目光和坚毅不屈的精神,集团得以在瞬息万变的世界中发展。员工人数突破1600名的同时,为集团引进了先进的技术和动力,应用于全球不同地方不同范畴的发展项目中。